产业动态

联系我们

邮编:200335
电话:021-56774003
传真:021-56774194
地址:上海长宁区金钟路633号A楼5层
电子邮件:scia@shcia.net.cn

行业新闻
2000亿催生大产业 5G制造:从规模到“强链”
时间:2021-06-21 阅读:45次

5G发牌两年以来,中国已建成全球最大的5G网络,背后的产业链企业为此做出了巨大贡献。那么,两年来,中国5G产业链的发展究竟怎样?长处在哪?短板在哪?该如何提升?

5G产业链庞大,从产业关系来看,可以分为5G设备技术服务提供商和5G网络应用服务商。5G设备技术服务提供商涵盖范围比较广泛,大致可分为5G网络和5G终端两大类。

5G网络:国产化程度超九成

5G网络建设主要由电信运营商主导。5G发牌两年来,三大运营商用于5G建设的资本开支合计约2169亿元,涵养了一个5G大产业。

从网络架构来看,5G网络分为接入网、承载网、核心网。5G接入网的核心是基站,从三大运营商集采来看,华为、中兴通讯、爱立信和中信科基本分享了中国5G基站市场,其中国内厂商份额约占90%。

5G基站又细分为天线、射频、分布单元(DU)、集中单元(CU)等多个组成部分。在天线细分市场中,京信通信、俊知集团、亨鑫科技等是运营商天线供应商的主力,国产化率已达100%。

射频的国产化程度相对天线低一些。在中低端市场,国内厂商比较强势,但是高端器件,比如高端滤波器的大部分市场份额由国外厂商占据,国内玩家有限。

DU、CU主要由硬件设备组成,包含芯片、电路板和电子元件等,而主控芯片是其中最重要的元器件之一。国内厂商中,华为、中兴都能够自主设计主控芯片。

除了宏基站,随着5G网络部署策略的变化,小基站也纳入运营商集采视野。相比宏基站,小基站的结构较简单,主要零部件的国产化程度较高。京信、国人、新华三等是该领域的主要厂商。

在接入网末端,运营商引入了边缘计算技术。其中,边缘计算平台、边缘服务器的主要提供商为华为、中兴、新华三等,边缘网关主要由映翰通、特斯联等提供,国产化程度非常高。边缘AI芯片的提供商有地平线、寒武纪、英伟达、比特大陆,国内厂商市场占比也较高。不过边缘控制器的提供商基本为海外厂商。

承载网主要由光纤通信网络支撑,其产业链与光通信产业链基本重合。凭借国内厂商的整体实力,光纤光缆已完全实现了国产化,且没有明显短板。长飞、亨通、中天等光通信企业发挥了主导力量。此外,承载网中所使用的光通信设备,也主要来自于华为、中兴、烽火、新华三等国内厂商。

核心网采用的是虚拟化技术,是一张云化网络。因此,NFV设备、SDN等产品的主要供应商依然是华为、中兴、亚信等国内厂商,基本实现国产化替代。

终端:依靠全球化大市场

5G终端以智能手机、智能硬件为主,主要面向消费者市场。据工信部的数据,从2019年1月到2021年4月,5G手机累计出货量达2.68亿部,市场规模近万亿元。华为、OPPO、vivo、小米在国内的市场份额合计超八成。

支撑起如此庞大规模的5G终端产业链主要有芯片、天线、屏幕、摄像头、存储、电池、音频元器件、操作系统、软件、ODM、整机制造等十多个环节。

芯片涉及的范围较广,比如基带芯片、射频芯片、存储芯片、图像传感器芯片等。基带芯片产业主要由中国、美国、韩国三个国家把持,代表性厂商有华为海思、紫光展锐、联发科、高通、三星等,其中高端市场的主要玩家是高通,中低端市场的主要玩家是联发科和紫光展锐。华为海思因受美国制裁,市占率在逐步降低。

射频芯片的主要玩家集中于中国、美国和日本,但高端市场的主要厂商以美、日两国居多,中国厂商在中低端市场份额较高。而存储芯片和图像传感器芯片则主要是韩、日、美三国厂商提供,中国厂商份额较少。

天线、电池、ODM、整机制造这几个环节的中国厂商占据着较大市场份额,比如天线领域的信维通信、硕贝德,电池领域的德赛、比亚迪,ODM领域的闻泰、龙旗等,整机制造的富士康、vivo、中兴、西可通信等。

然而,遗憾的是,手机操作系统的国产化几乎为零。尽管国内智能终端预装的操作系统五花八门,但是其底层都是谷歌的安卓,而华为自研的鸿蒙操作系统才在智能终端领域刚刚上路,仅覆盖少数几款华为机型,市占率比较低。

强链补链

“十四五”期间中国要着力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性和竞争力,即要强链补链。

工信部部长肖亚庆于3月1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所谓“强链”,就是进一步锻造长板,让长板变得越来越长,增强发展主动权;所谓“补链”,就是补齐短板和弱项,确保关键时候不“掉链子”。

对于5G产业而言,如前文所述,强项在于整机设备、中低端元器件和光纤光缆,短板在于芯片、射频等高端元器件和操作系统。

对于“强链”,各地通过发挥本区域优势,做大做强本地信息通信产业生态。以广东省为例,“十四五”期间,广东省要做强珠江东岸高端电子信息产业带,形成以广州、深圳、惠州、东莞、河源为依托建设高端化智能终端产业集聚区,以深圳、汕头、梅州、肇庆、潮州为依托建设新型电子元器件产业集聚区。

对于“补链”,各地针对区域内产业发展特点,着重补齐短板和弱项。以浙江省为例,2020—2022年,该省要重点发展射频芯片及器件、光芯片与模块、全制式多通道射频单元等产品。

而广东省,广东未来通信高端器件制造业创新中心同样针对中国5G产业领域主要短板之一的5G中高频核心芯片和器件,设立了三大主要研发方向,整合产业优势资源,推进5G研发应用,补齐5G产业短板,提升中国在新一代通信领域的核心竞争力。

企业是产业链主体,在强链补链中发挥基础作用。尤其是产业链头部企业和领域隐形冠军,应在基础技术、关键器件、芯片开发、操作系统等方面,更多着力,引领产业链协同突破。

随着5G网络部署持续加快,以及应用推广的不断深入,5G产业规模将会继续扩大,同时伴随加速5G产业链强链补链进程,相信一个更有竞争力的5G产业集群将会在更高的起点上高质量发展。

【采编自:通信产业网】

加入收藏】 【打印此页】 【关闭